冬日九寨沟,美哭了的童话
2016的最后一个晚上,军师过来陪我跨年。见到他的那一刻,我突然很感慨地说:“又一年了就这样过去了,你说,如果我们的生命足够长,一直长到一百岁,那么,我们还有七十几年的时光可以一起度过;如果每一年都能一起旅行两次,那么我们一起好好看这个世界的时间,也不过一百五十次。”于是,那天夜里,我们就开始计划一场出行。我和军师的内心,都有一些向往的地方,只是,那些向往之处,一来太过遥远,一个过年的假期不够;二...
沙面,以及躲在绿色里的冬天
我觉得在北方住久的人,会一不小心,就爱上广州的冬天。因为,这里的冬天没有肃杀的凋零感,没有光秃秃的树枝,也没有刺骨的风。广州的冬天是温和的,温和到,还带着满满的绿色的情意。这种绿色仿佛在告诉你,不怕,在这儿,冬天并不寒冷。于是,一回到广州,我又开始拉着军师到处乱跑。我要跑出去沙面,看广州躲在绿色里的冬天,看四季常绿的榕树,看老榕树的胡须倒锤入水面,看殖民时期的建筑,看一看,传说中的老广州。近百年来...
到“上下九”,才明白什么叫“食在广州”
对上下九的印象特别地久远,于是,总以为那是一条已经老去的街。五年级的暑假,姐姐在广州读新概念英语,于是,我也跟着她过来广州玩。有天早上,她神秘又神圣地告诉我:“今天,我要带你去广州最时尚,最多帅哥美女云集的地方。”说得我热血沸腾,出发的时候,内心充满对她的崇拜和感激。那天去的地方,叫状元坊。印象中,当时用了不多的零花钱,换了一堆小女生的玩具——虽然长大后,基本可以确信,当时姐姐告诉我的“最时尚的地...
每个路痴背后,一定有一个百般呵护的男友
“我要一个人到伦敦找朋友玩!”和军师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大概在英国的傍晚时间,他在中国的夜里。“合适地放松一下是挺好的。只是——一个人?去伦敦?能活着回来吗?”军师有点担忧我这突然心血来潮的这场出发,他问,“能找到别的同学和你一起出发吗?“没有,她们还在等成绩,我的科目出得早,所以只能自己出去了。我有自信自己可以安全回来!“只是军师,好像并不是很相信。他开始变得絮絮叨叨,反反复复地让我“好好做功课,...
刚刚和一个韩国姐妹聊天,聊着聊着,突然聊到了前两年她在伦敦的生活。她特别委屈地告诉我:“琳,你知道吗?我在伦敦的时候,我的几个室友是中国人——说真的,我太受不了她们了!”她说,同住的两三个中国女孩卫生习惯太差了,在公用的厕所里面剪头发,剪得一地都是,却不清理干净;在屋子里面高声说话,完全不理睬其他人的休息……甚至,用过的姨妈巾,就直接仍在厕所的地面上。听完之后,我并没有太多的民族性触动,因为我知道...
最近看到一个SK‖制作的一个叫《她最后去了相亲角》很走心的四分多钟的广告视频。在视频中,父母苦情地说着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极力到相亲角去给自己未婚的女儿贴相亲牌;社会似乎在传递一种观念:女人只有结婚才会完整,25岁以后嫁不出去,就像被剩下的一样;而过了25还单身的女性,在这些压力底下,却坚强地说着“渴望真爱”,“我不想为结婚而结婚,那并不会过得快乐”,“就算一个人,要幸福、自信、快乐地好好过”。...
曾经,我问过前男友一个问题:“如果我被强奸了,你还会要我吗?”前男友没有任何迟疑,果断地告诉我,“不会。”然后理直气壮地列出了一堆连七八糟的理由,比如,被强奸的女人都是咎由自取,自身不检点不自爱;被强奸了,就不干净了,他不想要;等等。后来呢?后来,他就成了“前男友”了。据网易的一个新闻报道,联合作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统计,在中国2003年到2012年的十年间,每一百万人当中,就有2.1宗强奸案件被...
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直保持着一种习惯——失眠。因为很多时候,我并不能完成一天要做完的东西。手头的东西没有弄完,晚上钟点一到,人又开始犯困。如果遇到实在是比较难,又比较枯燥的事情,就是撑着坐在书桌前,但其实那些文档上的文字,就像在空中飘一样,眼睛根本抓不稳他们,脑袋也没有办法好好运作。睡吧?睡吗?还是给自己灌一杯咖啡?看看自己还能不能熬多一会?一般纠结许久,手头的东西还是不会有进展。于是,咬咬牙,带着...
刚刚看到央视新闻公号的一个新闻,“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,2015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52.37万人,各类留学回国人员总数为40.91万人,近八成出国留学人员选择回国发展。”说真的,看到这个新闻,我并不感到惊讶,而让我感到惊讶的是,这条新闻占据了社会新闻的头条,并且,“近八成出国留学人员选择回国发展”这句话,编辑特地用蓝色字体把它提亮了。然而,在我看来,这一点,既不让人惊讶,也不值得感叹。学完归...
比完美更美的是,你能自信地爱着你的不完美,而且还能骄傲地说出,这就是我的特色呀。最近,我爱上了给自己画眉毛,黑色的,棕色的,浓浓的,淡淡的,笔直的,月弯的。偶尔画得好了,还会给自己照一张自拍,就像前几天,突然爱上了那种笔直的,浓黑的,微微上挑的,有棱角的眉形,我就给自己描上一个,然后拍个照给朋友,说:“看,我刚刚画的。叫东方不败款。”其实,我是一个眉毛特别浅淡,特别短,还没有一个完整眉形的人。从小...

鼻涕虫黄琳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