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刚刚和一个韩国姐妹聊天,聊着聊着,突然聊到了前两年她在伦敦的生活。她特别委屈地告诉我:“琳,你知道吗?我在伦敦的时候,我的几个室友是中国人——说真的,我太受不了她们了!”她说,同住的两三个中国女孩卫生习惯太差了,在公用的厕所里面剪头发,剪得一地都是,却不清理干净;在屋子里面高声说话,完全不理睬其他人的休息……甚至,用过的姨妈巾,就直接仍在厕所的地面上。听完之后,我并没有太多的民族性触动,因为我知道,她说强调的并不是“中国的”,而是“同住的那两三个女生”。因为不然,她不会对着一个中国人在这里诉苦,或者说,如果她针对的是“中国人”,那么她估计也不会想和中国人(包括我)玩到一起。而,对于这样没有基本文明素养的人,我觉得不讨人喜欢,不是因为她是不是中国人,而是因为其自身的不文明而没有办法得到他人的尊重。

情理之中啊!每个人都喜欢得体的,文明的,懂得考虑他人利益和感受的人;而不喜欢邋遢的,恶心的,把公用空间搞得乱七八糟,让他人活得没有办法舒心的人,不是吗?

在韩国的时候,我也会偏爱那些说话用礼貌用语,指路时热情好客,脸上带着客气而温馨笑容的韩国人;而厌恶那些,莫名其妙成群地在街上大笑尖叫,无所忌讳,大半夜喝酒喝到两三点,一会癫狂地唱歌扰民,一会满大街地肆意呕吐的韩国人。在英国,我也比较欣赏那些把“谢谢”和“抱歉”挂在嘴边,穿戴得整洁体面的人;而不喜欢那些奇怪的醉汉,喝醉了酒,酒瓶乱丢在地上,还随便在巷子里撒尿的英国人,甚至不止不喜欢,而且还会见到了就赶紧躲得远远的。所以,一个基本的国民素养和文明行为的养成,并不一定和国籍相关,并不是说,中国人就群体性地不文明,而其他国家的人,就文明程度非常地高。文明,是一种个体自身的素养。而这种素养,似乎也没有必要上升到国家的群体尊严层面。

听说巴黎的老佛爷百货,是奢侈品的聚集地。当然,我没有任何经济能力去买奢侈品,也并不存在花钱买奢侈品的兴趣。我只是好奇,一样是轻工业的服饰,到底是什么样一种设计和材质,可以标出正常服饰的一百倍,甚至一千倍的价位。于是去巴黎的时候,我打算去老佛爷百货,认真地去研究一下。

可当我进去里面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惊呆了——不是因为那些所谓的奢侈品的工艺(说真的,里面很多高价位的商品,并没有到达工艺的层面,除了贵,也并没有很特别的地方);让我惊呆的是,整个奢侈品市场就像是中国的菜市场——各种中文的高谈阔论,以及大妈买菜式的讨价还价。厕所边的台阶上,杂七杂八坐满了中国人:撩起裤脚的,叉开大腿的,吃着水果零食的。“哎呀,你买了多少?”“哎呀,你买了什么?”“哎哟喂,累死我了!”感觉像回到了“大哥大电话”的时代,扯着嗓门,尖叫乱吼。

如果非要感叹,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,说大陆的文明环境不好,上车靠挤,下车靠推,说话靠喊,买票靠插队,大陆的整体环境造成了,个体文明不起来。那这样的行为,只是在中老年中,可能还说得过去;虽然内心不喜欢,但是多多少少,还是有点理解同情他们——毕竟出生在一无所有的年代,受教育的岁月,谈不了什么素养,因为连温饱都谈不上;物资匮乏到精神也跟着匮乏,因为怕慢一步就赶不上,怕声音小就说话没分量,怕不插队就抢不到食粮;一个搪瓷杯,几张粮票就得闯天下的年代成长起来的人,有座就赶紧抢着坐,买了东西就赶紧左右对比,有好东西就赶紧满面红光的相互炫耀……

——但,我分明在里面听到了,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的声音:“咦,你们买了这个表啊——她们几个买了好多东西呢——你看到那个卖包的姑娘没?人家可会做生意了!说中文的,嘴巴甜!”

十几岁就可以到欧洲旅行的中国孩子,应该是“仓禀实而知礼节”的啊。这样的年轻人,不生长在没有文明礼仪教育的年代,而是生长在,幼儿园的课本就已经有国民基本礼仪训练的新时期;也不属于野蛮的家庭背景,而应该是从小就享有优越的教育条件。

所以,个体行为,推卸到时代或者生存环境,并不合理。骂骂咧咧的说着,中国大陆哪里哪里不好,宣泄一通,为自己的行为辩解各种各种无奈,然后两手一摊,说一句:“我有什么办法,中国大陆的环境就这样,我也只能跟着这样了。”然后该吐痰吐痰;该喧闹喧闹。一脸无辜——看,别人也这样!——这是一种对自己的行为极不负责任的态度。

其实,基本的国民素养是个体自身的自我约束和修为,是一种适应现代文明的能力和素质;这样的素养和国籍以及所谓的年代并没有绝对的正相关。大可不必在国外一看到厕所贴有中文的“请便后冲水”就民族尊严突然燃烧,说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,因为一般贴会如此细心提醒的标签上,都有其他的常用语言,比如英文、日文甚至韩文。而这样的标签提醒的,不是特定国籍的人,而是那些还没有养成便后冲水的习惯的人。也没有必要奴性地为整个中华民族做检讨,或者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就好像矮人一等,因为,并不是整个中华群体素质不够,不受尊重的不是中国人,而是没有修养的人(包括中国人与非中国人)。自己的文明习惯没有养成,那么改进就好,不用这边推给社会,那边推给年代,搞得好像自己不是自己行为的直接相关体,反而他人、社会、年代要为自己的乱丢垃圾的行为负责。

最后,分享前几天和一个香港男孩的讨论作为结束。我说,香港现在对大陆人意见那么大,搞得我都不敢去香港了。他说,不排除非理智的受教育程度低的香港人对大陆人会有偏见,但是有素质的香港人,不喜欢的,不是大陆人,而是那些脏乱差的,会让小孩随地大小便的大陆人;而,脏乱差的人,无论是大陆人,香港人,或者其他地方的人,都让人无法尊重——不受尊重,是因为他的行为,而不是因为他的籍贯;受蔑视的,是不文明的个体,而不是个体所属的群体。

<< 每个路痴背后,一定有一个百般呵护... / “剩女”?“盛女”!像花一般盛开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鼻涕虫黄琳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