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2016的最后一个晚上,军师过来陪我跨年。见到他的那一刻,我突然很感慨地说:“又一年了就这样过去了,你说,如果我们的生命足够长,一直长到一百岁,那么,我们还有七十几年的时光可以一起度过;如果每一年都能一起旅行两次,那么我们一起好好看这个世界的时间,也不过一百五十次。”于是,那天夜里,我们就开始计划一场出行。 

我和军师的内心,都有一些向往的地方,只是,那些向往之处,一来太过遥远,一个过年的假期不够;二来,从签证到行程准备,需要耗费很多时间,而年底军师比较忙,无暇顾及;最现实的一点是,我的工作还没有完全安定下来,此程的花销,都需要军师帮忙承担,去得太远,他的负担太重。

 

挑来挑去,军师说:“要不,一起去九寨沟吧——几年前的冬天我去过一次,美到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。”“行吧,那就去吧,反正也想不出去哪里——要不顺便在成都待几天,至少还可以吃小吃——我对山水的兴趣好像不太大。”

 

可是,那不是普通的山水啊,那是一个冬季的童话,童话中,有蓝色的翡翠,有绿色的宝石,有白色的珊瑚,有那种“还好我来之前没有被剧透”的欣喜,又有那种“如此美景我以前竟然没有看过”的遗憾。出行前还将信将疑的我,在观光车上一直贴住车窗的玻璃,深怕错过一点美景。军师在旁边,就一副自得的样子:“看,我带你来没有错吧。”

 

雪色

听说,我错过了春季绿色的倒影,错过了夏日的繁花似锦,错过了秋日的色彩绚烂,听说,我到来的时刻,是九寨沟最萧条的时刻。但枯水期的九寨沟,冻结成冰,比起别处的山水,还是美的呀。瀑布流水间,枯枝落叶间,白色的珊瑚,就静静地挂在那里。

翠色

在我看到九寨沟的水的时候,脑子里突然蹦出了,那句,“皆若空游无所依”。我想,柳宗元《小石潭记》想说的清澈的水,就是这般翠绿而空灵的模样吧。在若有似无间,蓝蓝地,透出水底的青苔,枯木,细沙。恍若明镜,悠悠地,照着水上树木的倒影。我问军师:“看,那些大树干都倒在水底,一看就是好多年好多年了,但是就这样静静地躺着,为何就不会腐朽?”军师估计也想不出为什么,草草地回了一句:“都怪水太清了吧。” 

藏色

感觉很奇怪,明明是在四川,但总觉得自己到了西藏一样。偶尔在路上,就可以看到穿着羌族或者藏族服装的老者,不是为了迎合游客,而是生活常服。房屋建筑也是,彩色的旗子,转经的桶。在从九寨沟出来的路上,还见到不少在路边,跪拜前行的信众,不知是要往哪个寺庙还愿。于是,我也忍不住去租了一套藏族的服装,在山水间留影。

 

芦苇色

我没见过夏天的芦苇,每次看到巨大的芦苇丛,都是这种麦子收割时的样子。以前和朋友在首尔爬山看新年日出的时候,那边的芦苇高很多,也柔美很多。但是,配上水,这里成片的芦苇,又是一种不一样的妩媚。

瀑布

悬泉瀑布,飞溯其间。不知道为什么,一到九寨沟这种山水间,以前背的一些句子,就在脑海中浮现。我开始能理解,为什么中国古代的雅士,喜欢山水墨画,因为这样的瀑布,也只有墨意,才能更好地随性地表达吧。这样的随性,就像这山水间,那些水,肆意地舞动。

结语

九寨沟于我,是一场新年意外的收获。此前,其实我并没有想着,要到这样的山水里面走一遭,因为建筑、美食、工艺品和精致的暖色风景,更加让讨我欢心。而那几天,我却躲在这场意外的惊喜里,不愿走出来。九寨沟的美,就像童话中的女神,掉落宝石般的泪。

 

(图文原创,拒绝转载,合作加447564860)

<< / 沙面,以及躲在绿色里的冬天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鼻涕虫黄琳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